人工智能和生物制藥領域的知識產權監管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但現階段尚無答案。

2018年,全球330萬件專利申請中,約30%來自中國,52%的**商標申請也來自中國。

隨著創新成為發展的核心要素,弗朗西斯·戈瑞說,知識產權越來越受到重視和重視。

他認為,近20年或10年來,知識產權領域的三大趨勢之一是知識產權需求呈上升趨勢,增長速度快于**經濟。

2018年,專利申請330萬件,商標申請1430萬件,外觀設計申請130多萬件??傮w來看,各領域知識產權需求增長約為5%-10%,明顯高于**經濟增長。

另一大趨勢是知識產權需求地域結構的巨大變化和創新的多極化。

7月24日,**知識產權組織在印度新德里發布了2019年全球創新指數。中國連續第四年保持上升勢頭,排名第14位,比去年上升3位。中國也是中等收入經濟體前30強中一個**,在許多領域都顯示出明顯的創新實力。在國內專利數量、國內工業外觀設計數量、國內商標數量、高新技術凈出口額、創意產品出口額等方面均居榜首。

當時,弗朗西斯·高瑞在日內瓦接受采訪時說,多年來,中國把創新納入經濟發展戰略和方向,40年來建立了“細心的知識產權基礎設施”。高瑞說,這幾年,我國創新指數排名快速上升,表現突出。究其原因,是中國高度重視和強調創新驅動經濟發展和轉型,從工廠向實驗室轉變,發展更多知識密集型先進產業,取得了顯著成效。

同時,第三個趨勢是知識產權環境日益復雜。

一方面,大量的知識產權活動發生在雙邊和多邊層面,造成知識產權管理結構和監管結構的復雜性。因此,一個問題是在復雜的監管環境下,如何接受不同地區不同機構不一致的監管;另一個問題是,在這樣一個日益復雜的全球知識產權管理框架下,如何實現合規?

另一方面,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和變化也導致了知識產權的治理危機,因為這種變化往往發生在政策出臺之前,因此我們需要考慮如何采取有效的市場監管措施,以及如何更好地管理知識產權政策。

“我們看到這種情況越來越多地發生在人工智能領域,這是我們看到的挑戰?!?/p>

目前,專利申請量,特別是人工智能、深度學習和機器學習領域的專利申請量遠遠超過其他技術領域。弗朗西斯·高瑞說,人工智能是各國制定的**戰略的一部分,數據是人工智能非常關鍵的組成部分,但它涉及到不同的政策,包括個人數據保護、競爭、數據集中、倫理考慮、創新等政策,而如何使用數據,尤其是在我國人工智能框架下如何使用數據的政策,“目前,現有的管理框架還不夠與時俱進?!?/p>

不僅僅是人工智能,還有醫學數據。弗朗西斯·高瑞說,全球醫療數據的價值約為2400億美元,但在醫療數據中也有很多因素需要考慮,比如倫理、隱私、創新等,這些數據是屬于患者、醫生、醫院還是監管部門的?這些都是一些根本性的問題,但大多數法律制度尚未得到規范。

弗朗西斯·戈爾說,技術的兼容性取決于法規的兼容性,特別是在數據和其他技術領域。因此,要想充分利用數據,發揮人工智能的能力,就需要解決技術兼容性和法規兼容性問題。特別是在這個時代,這是一個非常嚴重和深刻的問題。

“我們希望解決這一領域的數據問題,目前還沒有答案?!备ダ饰魉埂じ呷鹫f,WIPO希望有一個開放和包容的進程。在這個時代,需要有一個統一的監管辦法,不能壓制新技術的好處。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知識產權公司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