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1日,以“數字經濟加速發展中的知識產權保護”為主題的第十七屆上海**知識產權論壇分論壇暨2020年同濟知識產權**論壇在同濟大學舉行。

雷星輝副校長對同濟大學舉行的分論壇表示感謝,并指出,新莞事件的爆發,不斷加快了人們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的轉變,客觀上推動了數字化轉型和創新的進程。面對當前復雜的形勢,抓住加快發展數字化、智能化產業的機遇,加強防疫工作中的新業態、新模式,十分重要。知識產權制度為全**人類健康和社會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數字經濟的加速發展,推動了知識產權保護的巨大變革。今天在上海、同濟、上海**知識產權研究院召開的分論壇,討論主題具有特殊意義。

在論壇上,與會者就“數字經濟與創新”和“數字技術與知識產權法”發表了專題演講。在圓桌會議發言和討論中,與會者圍繞“數字經濟的法治發展”和“數字經濟與知識產權戰略創新”兩個主題,通過線上和線下的方式進行了交流。

主持人:上海**知識產權研究院副院長于欣淼

Dietmar harhoff教授,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創新與競爭研究所經濟研究主任

基于德國的經驗和視角,迪爾·哈霍夫教授介紹了新流行病對學術研究、產業研究、初創企業、德國和歐洲數字化進程的影響,并提出了對公共政策的啟示。學術研究:數據顯示,用于科學研究的時間大大減少,這可能帶來更長期和深遠的影響。在產業研究和創業企業方面,2008年金融危機后,許多歐洲**政府迅速采取措施應對企業和員工,但總體影響仍在發展。創業企業作為創新經濟體系的新動力,越來越受到政策的關注。新的疫情正在成為經濟和醫療行業的直接推動力。對德國來說,遠程辦公、通信和視頻會議、非現金和非接觸式支付、數字醫療服務、智能教育、電子政務等越來越受到歡迎?;谝陨馅厔?,他總結出對公共政策的啟示:***冠瘟疫顯著加快了經濟數字化進程,也顯著加快了公共部門和私營企業的決策;公共政策與管理的任務,就是要緊緊抓住數字化成果,從加快決策、促進結構優化發展中汲取經驗教訓。

Kazuyuki Motohashi,日本東京大學教授

本橋和彥教授總結后疫病時代與前疫期的區別如下:一是由于新的疫情形勢,科技研發偏向生命科學,呈現出“新加冕社會的后遺癥”。第二,科學體系是有彈性的,私人研發投資非常重要(不像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后的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它對特定的社會部門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三是疫情對社會人員和資本的行為產生了巨大影響,影響將繼續深遠。線下活動迅速向在線模式轉變,數字化發展加快,人們的工作方式也發生了變化。第四,隨著民族主義的興起,全球化是否會轉向反全球化。關于知識產權制度和政策的影響,他說:首先,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不僅在于制止“盜用”,還在于通過開放的生態系統發展促進“適應他人”。第二,提倡以科學為基礎的知識,開發人力資源,把企業的“書面知識”和“隱性經營目標”聯系起來。第三,人工智能時代的軟件專利:與硬件專利相比,其執行力相對較低。我們應該采取區域辦法,這在中國已經實施,但仍有思考的余地。

主持人:毛浩,上海**知識產權學院教授

如何解決新官疫情危機:專利法是幫助還是障礙?

~axelmetzger,德國洪堡大學教授

梅茨格教授說,這次交流不僅是對知識產權制度的討論,也是對新的全球疫情下上海和歐洲兩種不同情況的反思。歐洲遠未達到“后流行”階段。新的疫情帶來了疫苗研發、藥物應用、醫療設備等技術挑戰,也帶來了藥品非歧視接觸、支持全球南方等社會經濟挑戰,需要知識產權制度的介入。但是,以科研成果為導向的科研院所仍然發揮著不可否認的重要作用。目前,由于冠專利模式不明確,政策或社會的壓力刺激了醫藥行業的自主研發。即便如此,仍然需要進行監管干預,例如考慮在**優等強制許可,以及將公共資金重點放在專利信息披露和公眾獲取等問題上。他總結說:專利在藥物和設備研發中起著重要的激勵作用,但專利也可能阻礙獲得和應用技術的自由,這兩種情況在冠流行期間尤為明顯。新官流行病是一種針對自主研發和專利強制許可的壓力測試。管理者應系統地區分疫情和流行后時期。

李明德教授梳理了作者與作品、原創性、權利與義務的歷史發展與觀念演變,認為作品必須由作者而不是機器或動物創造,而作者和原創性是關鍵。以體育賽事的轉播圖片為例,他認為近期這方面的重要判斷結論值得商榷。他強調,著作權法規范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法律關系,而不是人與機器和動物之間的法律關系。如果機器或動物產生的結果看起來像“作品”,那么根據著作權法或著作權法,它們不應是作品;如果機器或動物似乎具有“創造性”,那就不是著作權法所說的原創。歸根結底,是人讓機器參與相關的行為。他總結說,“人工智能的作品”和“人工智能的發明”是錯誤的命題。

Matthias leistner,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院教授

Matthias leistner教授認為數據訪問非常重要。在數據保護方面,本文首先分析了現行的知識產權制度,如著作權、數據庫專用權、專利權等;在著作權方面,以匯編作品為例,認為著作權保護方式對數據保護的合理使用帶來了限制。歐洲數據庫的特殊保護范圍甚至比匯編作品更為廣泛,但也有一定的門檻。從專利角度看,人工智能相關專利可能受到保護。其次,他對制定新的大數據知識產權保護規則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版權方面,有必要為文本和數據挖掘設置免責條款,如合理使用新規則或修改現有的數據挖掘豁免條款;在專利權方面,創新要求和切實可行的披露要求有待提高;商業秘密可以被視為更加靈活;此外,還應制定合同、數據池和數據授權共享平臺等非立法規則和做法。

主持人:上海**知識產權研究院副教授蔣莉

張振軍律師介紹了數字技術相關專利在疫情背景下的機遇與挑戰。他指出,根據疫情下專利的統計數據,與數字技術相關的專利可能對增長貢獻更大。數字技術的快速迭代也帶來了挑戰。他列舉了數字技術專利審查中的幾個問題。

王杰博士就數字經濟下如何規范平臺著作權侵權行為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網絡作品的互動性和便捷性使得網絡平臺的版權保護力度不足。目前,基于“安全港原則”的保護機制存在一些問題。他開始從歐盟版權法改革的實踐和網絡侵權中的超鏈接引發的問題進行思考和探討。

華杰副教授分享了人工智能創作中版權例外申請的困境和解決方案。她強調,她指的是人工智能創作而非人工智能作品,并提出三個問題:版權例外是否適用于人工智能創作,以排除未經授權使用第三方作品侵犯人工智能?如果版權例外不適用,什么是合適的解決方案?她主要結合合理使用原則對轉化使用進行了分析。

應指定5個版權集體管理組織,將人工智能使用的作品列入開放數據庫供公眾查閱,并提供事前和事后退出機制,讓作者和著作權人隨時選擇退出集體管理。

主持人:劉霞,上海**知識產權研究院助理教授

日本一橋大學助理教授Tohru Yoshioka kobayash

Tohru Yoshioka kobayash博士分享了設計專利中新興產品帶來的跨產品類別專利引用問題。他認為,在判斷產品的相似性時,應該考慮新產品開發帶來的產品類別趨同現象。這一趨勢對中國和日本的外觀設計專利的實施產生了潛在的影響。他進一步提出,跨產品類別設計應該通過相似性的度量方法更加接近,從而得到產品美學融合演進的啟示。

黨建偉副教授介紹了技術標準制定中必要的專利許可政策。在技術標準制定的爭論中,他用實證的方法進行了調查研究,并總結了在許可政策差異、市場覆蓋率、專利合規性和戰略專利等方面的相關結論,以確保免費實施。

上海**知識產權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立軍

黃立軍博士介紹了我國外觀設計專利制度的發展涉及數字技術、地方設計等問題。針對Tohru Yoshioka kobayash博士的觀點,她認為新的數字技術的應用將帶來新的外觀設計分類,并在中國專利法修正案中介紹了外觀設計專利的新變化。

兩位圓桌小組成員分別發言后,還相互提問,討論了相關議題。之后,復旦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副主任馬忠發教授對圓桌會議的發言和討論進行了逐一點評,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想法。

上海**知識產權學院黨委書記宋曉婷教授充分肯定了分論壇的有益成果。在回顧了論壇的討論議題后,他認為今天的分享和展覽很有啟發性。他認為,當前數字經濟已經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探討數字經濟中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具有重要意義。他對所有與會者的熱情參與表示衷心感謝,并期待下一次學術討論。